新闻中心广告
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活动 >
文化活动

每个人离总统只有6个人的距离

  • 上传时间:2016-04-12 08:59  阅读次数:
  •         “每个人距总统只有6个人的距离”,这事您信吗?这事您得信。

      1978年5月,北京电影学院开始招收“文革”后第一批本科生,包括摄影专业。进入北京电影学院深迁是张艺谋梦寐以求的事情。可张艺谋已经28岁,而允许报名的年龄是不能超过22岁。怎么办?张艺谋没有放弃,他决定采用特别的方式来让别人认识自己的才华。几天后,张艺谋利用一次出差的机会来北京电影学院报名,并出示了自己多年积累精心准备的摄影作品集。招生老师对他的作品赞叹不已,并答应会向学院领导反映他的情况。一个月后,学院那边杳无音信。张艺谋觉得走正常报名这步路肯定不行了,必须要找知名的大人物来帮助自己。于是他托了亲戚找到了北京画家秦龙。在秦龙的帮助下见到了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教授赵风玺。赵风玺推荐他报考北京广播学院摄影专业,即中国传媒大学的前身,谁知,也未能如愿。

      一连碰了两次壁,张艺谋还是不愿打退堂鼓。他“擦”去了鼻尖上因碰“壁”而粘染上的“灰”,去北京电影学院西安报名点决定再搏一次。巧的是,主考官就是他先前找过的摄影繁教授赵风玺。赵教授又与领导商量了几次,仍然未果。赵风玺教授很惋惜且很热心地将张艺谋推荐到西安电影制版厂。可是张艺谋的原工作单位只同意张艺谋报考而不同意张艺谋调离,希望再一次破灭。到了这一步,一般人会把辛苦下到这儿也就算“到此为止”了,可张艺谋比一般人的超强韧性表现了出来,他将寻找“大人物”的层次提高到了一个大台阶。他通过亲友辗转找到了著名画家黄永玉和北京电影学院副院长吴印咸,并通过他们将自己的作品和《求学信》一并转给了当时的文化部部长黄镇将军。与此同时,他将自己的作品集送到了老画家白雪石处。白先生同样认为张艺谋人才难得,便将其作品转交给时任文化部秘书长的著名漫画家华君武先生。华君武先生看到了张艺谋的作品后也大加赞赏,遂将张艺谋的作品集与电影学院婉拒其报考的“最终处理意见”一并汇报给黄镇部长。黄镇部长此时已艺谋其人其事,于是亲自作了批复:允他入学深造。

      张艺谋被他梦寐以求的北京电影学院破格入取,想想,虽曲折艰苦,但速度快速有效,为失为“成功之妙招”。或许有朋友疑问:张艺谋的命太好了,他的亲戚中肯定有几个当大官的,不然怎么着了急能找见大人物?如我们这些平头百姓就是想找和有劲找,也没地方找这样见多识广的大人物?只能听天由命。再说,自己是那块料,早晚也有被人发现重见天日的。中国不是有“是金子总能闪光”和“伯乐相马”的老话吗?是的,在我们中间,平头百姓,毫无社会大关系的占绝大多数,但毫不否认“我们每个人距总统只有6个人距离”的真理性,我们不否认张艺谋家庭社会关系比我们有优势的地方,但不要否认他跟我们这些千千万万个平头百姓“没有大官关系”的一致性。至于“金子总能闪光”和坐等“伯乐相马”的消极思想,笔者是持反对态度。因为,自己是那“闪光的金子”,何时能重见天日?待有人在无意民当中把自己挖出?或者待大自然的雨水冲刷?那只能是悠悠日月的事了,恐怕到那时,自己只能成为文物供考古人员研究的价值,与自己现实的人生价值实现以及创富没有任何关系了。

      有价值就要实现,有梦想就要成真,是猛龙就要过江。说心里话,我们心中有梦想的朋友,不是没努力,而是努力了没见效,就让自己连城的价值破灭了,让自己美丽的梦想之花早早枯萎了,让自己这条犯龙无奈龟缩了。您想过没有,在您不怕艰辛付出痛苦努力的时候,您是否想过“方法”二字?如今的时代再拘泥于古老的“愚公移山”式的笨办法,是不是太落伍了了?不错,“愚公移山”的精神,我们到啥时代也绝对不能丢,“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但韧劲代替不了方法,精神总不是目的。这里问题的关键是让“自信”不能悬空,“会当”不能白说,要让它在坚实有效的方法指导下,变成快速的行动。不然,没有有效办法的快速行动只能磨碎我们的决心,破灭我们的希望,成为的目的变得遥不可及。

      张艺谋成功的思路应当给予我们启迪。当然,利用这个思路快速实现自己梦想的还不仅仅是张艺谋一个人,例子还有很多很多,比如从“星光大道”走出来的阿宝、李玉刚、好哥、好弟,石头、凤凰传奇、王二妮等等,都是利用“每个人离总统只有6个人的距离”的有效方法找到了实现自己美丽梦想平台的。那么,是“每个人离总统只有6个人的距离”的说法有理论基础吗?回答是肯定的。“每个人离总统只有6个人的距离”是西方国家的一句谚语,在西方国家很通俗很流行,也很习以为常。1967年,美国哈佛大学一位著名的心理学家也提出了“六度分隔”的理论,他解释说:“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6个。也就是说,最多通过6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这个理论和这两段话的阐释,其实意思都是一样的。尤其是笔者推举这个理论,其目的并不是自己有困境非得去找大总统、大总理等大人物来给帮助解决,而是说做人与处世要讲有效方法,不可只顾低头拉车地使牛劲。因为,单靠自己翘起脚是不做不成巨人的。要靠智慧讲方法。

      那么,就请有志青年和有才华之士不必被眼前的困局所吓倒,更不必蛮干,只要讲求下方法,没有办不成的事。